人與人之間,還能願意嘗試去理解彼此,已經很難得。難得到,能否真的理解,已經不重要了。—— 七堇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