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我們竟然再次坐著聊聊天。正常寒暄,話題順暢接續,你誇我獨立自主有理想,我說你從來都是好榜樣。我忽然比彼此都杳無音信的時候還要難過。這是我想象的結局中最好的一種。這是我想象的結局中最壞的一種。這就是結局。——八月長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