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孩子的時候感到無聊,盼望著長大。長大后又嚮往著返回童年。我們浪費自己的健康去贏得個人的財富,然後又浪費自己的財富去重建自身的健康。我們焦慮地憧憬未來,忘記了眼前的生活。活得既不是為了現在也不是為了將來。 我們活得似乎永遠不會死,我們死的也好像從來沒活過。 ——萊辛《倖存者回憶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