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常需要痛下決心扔一些衣服,刪一些照片和號碼。就像飯鍋里的飯,使勁鏟能下來,四壁傷痕纍纍。用水泡一陣,也能下來,一切完完整整。很多事,經過時間之水的浸泡便能分離。當時的掙扎,也不是沒有意義,它能證明給自己看,我能對自己狠,離開誰都可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