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被蒙住眼睛穿越現在。至多,我們只能預感和猜測我們實際上正經歷著的一切。只是在事後,當蒙眼的布條解開后,當我們審視過去時,我們才會明白,我們曾經經歷的到底是什麼,我們才會明白他們的意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