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數事情,不是你想明白后才覺得無所謂,而是你無所謂之後才突然想明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