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與人接壤,能訴說的僅是片面辰光,一兩樁人情世故而已。能說的,都不是最深的孤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