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傷的頭髮養好了,百斤的體重保持著,挑剔的胃照顧的很好,能一路廢話的朋友一直都在,只是疲憊的生活里,還缺一個溫柔的夢想,和一個溫暖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