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沿路,得到七個微笑,三個白眼,我就用七成的力氣回應微笑,三成的力氣回應白眼;我吃到的食物,七次好吃,三次難吃,我就用七成的味覺享受美味,三成的味覺忍受苦澀;我無意放大世界的善意,也無意放大世界的惡意,只是依照比例,老實的接收有晴有雨的天氣;世界與我,互相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