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后,我一個人輾轉去了很多陌生的城市,好幾次在車站擁擠的人潮里哭紅了眼睛。後來才明白如果不夠勇敢不夠努力,那些身邊最想守護住的人,不管是爸爸媽媽,或是朋友們,我都無法守住。二十歲之後的我們,絕不是被世界寂寥地馴養,而應努力的不被殘酷的命運支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