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要聽到大風吹過峽谷,才知道那就是風。我們要看到白雲浮過山脈,才知道那就是雲。我們要愛了,才會知道這就是愛。我們也要恨了,才知道,恨也是因為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