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間規劃上進行了明確劃分,公共空間與私密空間,單一色調的規劃打破了各機能區的界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