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想想,最大的悲哀莫過於長大。從此,笑不再純粹,哭不再徹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