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生產乘客,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