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似乎固執的過分了。甚至是有些變態了。心裏明明知道都過去了,卻仍然要固執的想,固執的說。也清楚的知道有些事情沒有意義,依然要固執的愛,固執的恨。明明知道是錯的,卻仍然固執的堅守。明明感覺很累了,還是要固執的偽裝堅強。我執著的,從來都只是我一個人的執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