喧囂城市,坐在飄窗前,同樣是一種期盼,一邊是城市的土地,一邊連著對兒時窗檯的記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