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珞丹

名人認證
2016年4月2日 1:18

清和

題·文無關
唯有 喜歡

每每祭奠已故的親人時,媽媽嘴裏都會振振有詞的念叨著親人的稱呼請他們:快來收錢啊,別不捨得花,想買啥買啥,缺啥託夢之類的。直到昨天,我還深信不疑,他們就在另一個時空,冥界?跟我們用這樣的方式繼續發生些微妙的聯繫。

昨天開車回了赤峰老家,今天一早跟爸爸媽媽一起去給爺爺奶奶掃墓,一排排的墓地整整齊齊的,我們經過的墓碑下大部分都都放了冥幣,有的還有水果點心,每個安靜的靈魂在這幾天里都不孤獨,真好。到了爺爺奶奶的墓前,爸爸媽媽邊打掃邊商量今年給爺爺奶奶的墓翻修的事, 打掃完畢爸爸插上香,媽媽給爺爺奶奶磕頭,嘴裏念叨的一如既往。隨後是爸爸跪下后沉默片刻給爺爺奶奶磕了頭。父母都用同一種行為的不同表現形式訴說著思念,只是爸爸的略顯高級,讓那一刻的風都靜了。

也是那一刻,我發現爸爸昨天新染的黑髮,掉色了。

按輪迴之說,所有已故之人應早已投胎換做他人,他物。而活著的人對他們的祭奠,只是一種自我積壓的情感的表達,再努力也已輻射不到他們了。而這份無形的寄託也許唯有物質化,才能得以體現~~一張張冥幣,一根根金條銀條燒去對故人的思念,最終風吹散了灰燼又化作無形。剩下的,是媽媽像個孩子一樣的給我描述,燒了大房子大汽車給爺爺奶奶時,臉上的那一抹滿足。而此時我們也已經長途跋涉來到了沒有姥姥的姥爺家,折好金條銀條等待4個小時后祭奠姥姥。我願意永遠陪伴他們用這樣的方式跟故人發生微妙的聯繫。

只是更希望:我陪伴的人,只增不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