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Xial-宏正Wes

名人認證
2017年4月17日 19:09

Hi,好久不見,嗯⋯該怎麼說呢?從這裏說起好了,某個意外產生后,接踵而來的是一坨坨的不確定性這樣,嗯,大概吧。
以前學習翻滾,不見得每個人都練得起來,但是沒有一個學生不知道要如何在摔倒的時候放鬆卸力,保護自己不至受傷,而擅長跌倒的我跌倒了,到現在沒能再站起。
除了跌倒之外,我還自認為滿擅長處理事情、解決問題的,以至許多感受,總是放在優先順序的最後面,記得摔倒當下,很痛,很慌張,但是是精神層面的愧疚,肉體倒像可拆卸式的組件,暫時與神經系統絕緣般,接下來就是不斷想著該如何完成當時還未拍攝完成的,該怎麼做才能夠趕上殺青拍攝?該怎麼辦?其中不乏一些自己想的蠢辦法,就先不分享給大家笑了,總之,開了刀,殺了青,接下來就是沒有在鏡頭前讓大家知道的日子。
我這個受傷的部位呢,叫「距骨」,碎成三塊,求知慾旺盛的朋友可以上網查,我就不描述這個部份了;這個地方受傷所產生的不確定性很大,至今仍然。未來也許能正常行走,也許能不用再動一次手術,也許恢復良好能還原8成以上的機能,也許我早就開始復健。
記得我曾穿過有跟的靴在平台上側翻而下,記得我曾在許多狀況不良的場地中完成了一些飛踢,記得我曾在服役時用力的蹬踏練習與執行勤務,記得我曾學過跳舞,從跳舞小白痴變成跳舞白痴撩妹的那些曾經,可以說,肢體能力是我慣用的生存方式,如今也許會被這個意外褫奪。
五個月過去了,每每都是帶著信心得到著掃興的回診結果,下禮拜我還要再帶著信心過去,看看勇士拿著寶劍的童話是不是真的。
信仰,也許是窮途末路之後神棍用來斂財劫色的工具,但是,有的時侯你就是必須跌倒,才能學會仰望。
這次帶著任務失誤,試著從錯誤里領悟,也許腰傷就該謹惕,連自己都撐不起來的人還想去撐起什麼東西,就當成是軟體更新吧,趁著硬體損壞時。
其實這個時間點更新近況還滿好的,或許可以少看到些你好帥之類的這種已知,(唉?)很高興你們喜歡我,但是我不是為了讓你們喜歡才去做我喜歡做的事,可是逗大家開心是我喜歡做的事,所以不該讓大家擔心,好吧,那麼,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