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心潔

名人認證
2017年10月12日 23:22

分貝人生

9月28日那天,張姐來到吉隆坡為電影「分貝人生」做宣傳。
這部道道地地的馬來西亞電影已經在國外影展獲得不少獎項,加上張姐的演出,讓人特別期待。
張姐一下飛機,我就帶著兩個兒子到酒店去見他們的「乾媽」。
天氣很好,張姐素顏一身輕鬆的打扮,雖然這陣子(其實已經好久一陣子了,哈哈)因為工作飛來飛去忙碌,但看起來還是精神氣爽,充滿活力,熱情如昔,散發著忙得不亦樂乎的氣息。
人啊,做自己熱愛的事,真的可以做一輩子,而且越做越好,越做越深,做到發光。
見到張姐,我一開口就說:「張姐,你真的是超女。」

黃昏回到家,把兒子們安頓好,匆匆換件衣服就帶著女兒一起出席「分貝人生」的首映。
女兒已經17歲,中學畢業,長得比我高,手腳比我還粗壯有力氣,已經是個除了可以把自己照顧好,還可以為別人和這個世界做點事情的年輕人了。
與其花時間在虛擬的網路世界,我更希望她可以走出四方格,感受世界的寬大。
於是經常鼓勵她從不同的藝術作品,團體活動和短期的工作經驗去看見別人和更多的自己,走向踏實的人生道路。

電影結束,走進電梯,回到燈光下,女兒突然看著我說:「哇!媽,你的黑眼線已經暈到太陽穴了。」

是的,我哭了,留下了不少眼淚,因為被觸動。
「分貝人生」這個名字的分貝兩個字是充滿心思地從貧字分開成兩個字來命名的,說的是與我們一起共存在同一個社會裡低下階層生活的人們。
電影拍得如此真實,自然和深入,讓我措手不及,一下子就掉了進去。

以前有朋友問我你為什麼要做慈善工作?為什麼要讓自己的眼睛看到這些難過的情景,你不難受嗎?
我們經常以為只要我們閉上眼不看就不存在了。
其實所有的人與事都還在,只是我們的心對它們關上了門。

從和國際慈善團體到國外做慈善探訪到從事自己的小黃花教育基金會在馬來西亞的慈善工作,每一次走入貧窮人們的世界,心裏都是沉重的,看到本來應該被呵護的孩子們生活在艱難的困境里,心裏是痛的,但一直讓我堅持下去的是我盡然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在這些人們的眼睛里看見了自己強大的力量,看見自己的慈悲,看見了這些讓我心靈變得富足的人性精華。

所以走進這些人們的心裏並沒有讓我變得沮喪,反而是透過與他們的交流而讓我對這個世界有更多的了解,讓我的心能更寬容的去看待所有的人與事,更自足和感恩自己所擁有的一切,而且能夠透過 自己和身邊人的力量對他們伸出援手,指引他們漸漸地走出困境,讓孩子們再次展現天真的笑容,這就是希望。

當你發現你以為的那個小小的你原來是可以做大大的事時,你就會看到自己的能力和價值。

分貝人生從一個不完整的小家庭幾天以內發生的事件帶出了貧窮困境里的無助,恐懼和殘酷。
整部戲里沒有配樂,正讓你可以無比清晰地聽到人物們痛苦的喘息,內心的吶喊,那些一直像孤魂般遊走在社會邊緣不被聆聽的聲音。

張姐在戲里飾演患有情緒病,長期服藥,失去面對外在世界勇氣的媽媽。
一件熟悉的媽媽花襯衫,憔悴疲累的面容,充滿恐懼和空洞的眼神,絕少的對白,卻在電影引發了極大的爆發力,讓你深刻地感受到她的痛苦,害怕,愧疚,掙扎還有與孩子互相依賴,卻因愛衍生的傷害等等情感,一一都細膩的表現出來。

她放下了張艾嘉的美麗,飾演一個如此支離破碎的人物,展現了專業演員的胸懷,賦予角色深度的生命力。

她完整地體現了一個美麗女演員從年輕到年長的蛻變和升華。

戲里的男主角陳澤耀則以極淺的表演經驗交出了令人刮目相看的演出。角色的內心世界和遭遇都極其複雜,除了面對自己茫然的未來,照顧生病的媽媽,帶著一個不是親生的小妹,還要面對接二連三發生的意外而引起的困境。

哇!很不容易,但也是個難得的好角色,能遇到是幸福。

戲里的演員都交出了亮眼的表現,讓你除了主角還會記得其他人物。

把電影拍得那麼好的是年紀輕輕第一次執導電影的陳勝吉導演。
話說買娘惹糕和cendol甜點去孝敬工作中的張姐時巧遇導演,順便閑聊,好奇地訪問他整部電影的發展過程。

導演很可愛,有點害臊,說話很接地氣,聽製片說當導演之前,他是那種從副導演,攝影,助理…到搬道具都可以一把來任勞任怨的幕後工作人員。
就是這份努力,毅力和對電影細節的了解成就了他的電影在各個方面都做的蠻完整。

「分貝人生」10月12日正式在馬來西亞上映,希望大家可以走進戲院支持這部優秀的本地作品,走進我們真實的社會去聆聽跟我們一起共存在這篇土地上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