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青峰

名人認證
2017年12月26日 9:15

#我的追星之旅

Feist @ Tokyo
2017 Nov. 20

這晚看的Feist演唱會,應該是我這一生流最多眼淚的演唱會,最怪的是,她唱的全都不是催淚歌曲,整體還挺歡樂的,但我就是淚流不止。

我無法形容那是什麼中邪般的魔力,她一出場就帶著精靈般的光芒,當背上吉他,第一首就是我最愛的〈Pleasure〉,她在她的歌裡滿出來炸出來的奇異生命力,我全身麻痹,雞皮疙瘩直立,然後眼淚就自己流出來。

超級會唱,超級靈氣,包含每一個樂手都是完美到驚人,但卻不因完美而無趣。在一個小小的場地,可是精準卻自由的一切,再一次讓我覺得只有音樂可以說服我。我看著那些看似單純的設備簡單的燈光卻做著絕美的一切,覺得就算舞美再繽紛、嘉賓再勁爆、Talking再好笑或有噱頭、拼了命勵志、拼了命砸錢,音樂不好的話,都是賽。

她照著順序唱完了一整張新專輯(按順序唱整張不就跟我們一直以來一樣嗎!!),我知道那是最完美的表達方式,她讓她的一整張新作品活生生的呈現,我的眼淚沒停過,她一定很驕傲也很心愛的她新作品的每一首,所以除了如此呈現別無他法。她應該也知道新專輯可能比較不平易近人,而她明明很懂得如何寫出討好觀眾的歌,我很開心她完全沒有,於是她擁有完全不受污染的音樂。

演唱新專輯的最後一首之前,她說她即將演唱完這張新作品,新專輯的名稱叫《Pleasure》,然後一邊用手畫上拉出緞帶,並且包裝、綁上蝴蝶結的動作,一邊說著這是想給大家的禮物,最後一首歌唱完把禮物交給你,接著我們要回到過去。眼淚方歇,看著這一幕,又開始。

後半場當然啦,那些老歌每一首前奏一響起眼淚怎麼收得起來。真的就這樣斷斷續續流淚到安可前最後一首,她演唱了〈Let It Die〉,忽然明白我的眼淚,是在這麼絕倫的演出中百感交集,感動這世間還有如此美好的音樂,同時也感慨那些一直以來即便抱怨也無法明確表達的內心的痛苦,都在這樣的演出中得到了安慰與釋放。然後我在〈Let It Die〉裡,讓那些痛苦死去,我覺得我有勇氣走向自己了。

她交替著吉他,卻連舉手投足、講話、調音、咳嗽、與觀眾互動,這些都是音樂。她一切都在是音樂的基礎上發生。

樂手每一個都很驚人,貝斯手偶爾彈彈鍵盤,鍵盤手偶爾彈彈吉他偶爾拉拉小提琴偶爾多打一個大鼓,不但使用每一個樂器都是練家子,重點是這兩個人一開口合音,全都是當主唱也不為過的好聽,兩個男生為女生合音,唱到比女key更高的合音也遊刃有餘。

從他們演奏的自由程度,我覺得他們應該沒有聽任何click(耳機裡的節拍器),Feist的歌拍子很複雜,可是不但如此,演出中每一個延長,每一個漸慢,每一個中途停下說話或臨時增加旋律或即興,整場四個人沒有錯過對方一個音,在他們交錯對話的樂聲,我知道他們都是在同一個音樂頻率的高度上,由於絲毫不需擔心彼此,於是他們每一個都自由無比,Feist想在音樂裡飛到哪裡都可以,可以這樣,真的好幸福,好幸福。

整場樂手的光都在恰當的位置,很多時候是暗燈或背光,明明每一個都才華絕頂,卻沒有人露出想做些什麼多餘的表現要你注意他,沒有一個人露出需要聚光燈的樣子,因為那樣,他們自己本身就帶著光,在黑暗裡還是炫爛得不得了,我整場演出眼睛都分秒離不開台上。我知道他們在演奏這些歌,是理解、認同每一首歌,吸收到自己身體裡的,他們知道重點在哪裡,他們自己都是光源,所以可以一起聚焦,發出的力量比誰一個人發光巨大無限倍。所以一切都在音樂裡,每一個樂器都以歌曲本身為前提。

這一年看了一些演出,有那種台上絢爛台下尖叫但一切都像輸送帶上標準流程做出的華麗演唱會,那種厭倦簡直到不想再回到舞台變成那樣的其中一員;也有那種台上的演出者厲害到你覺得自己那麼不足憑什麼回到舞台。Feist兩種都不是,技術上她極端厲害,但是她可怕的是她的靈魂,把我內心深處的喜與悲都拉引出來,讓我看到真正自由的樣子,讓我想去找到我想做什麼。

或許幾年後,我會癡笑自己這一晚的激動,但更可能是,驚覺這樣一個夜晚,對於我有多麼重要。感覺眼淚把自己洗了一遍,沖走了多年來深沉的痛苦。

來聽聽Feist的新歌:
〈Pleasure〉
http://t.cn/R972BK5
我最愛的歌

〈Century〉
http://t.cn/R97w4Pi
最近最喜歡的MV

覺得以上歌曲不好親近的,也可以聽聽舊作:
〈1234〉
http://t.cn/8kAYvCF

〈One Evening〉
http://t.cn/8sxzRqk

〈My Moon My Man〉
http://t.cn/RH4dSYj

〈Gatekeeper〉Live
http://t.cn/RH4dSYH

〈Mushaboom〉
http://t.cn/RvTapR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