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9日 21:13

外公於27日中午離開我們了。
他現在在天上應該可以好好和外婆團聚,感覺到心情比較輕鬆,身體也比較舒服了吧。
這兩天,因為思念外公,深夜入睡時往往不小心掉下眼淚,或許還不能馬上接受這樣的事實吧,夜深人靜總是變得十分脆弱。
外公走的前幾天,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帶著外公外婆出去旅行,看得出來他們心情很好,一直保持笑容,不斷和我聊天,雖然夢𥚃的外公依然行動不便,我協助他老人家如廁的時候,他還是滿臉笑容地看著我,那個笑容格外慈祥、格外和藹。夢裏的他更有精神,更有朝氣。或許外公是來和我說再見,想最後再看看這個外孫一次。
小時候的我覺得外公很嚴肅,是個很有派頭的大老闆,坐著豪華轎車,出入司機隨行,總是戴著粗粗眉框的眼鏡,不苟言笑,有時候看到他還是會怕怕的。
外婆十多年前過世時,在告別式結束後,我看到外公步出教堂那一刻,滿臉的鬍渣掩不住悲傷,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外公如此憔悴落莫的表情。我才知道,雖然外公和外婆過去常常吵架,但是此刻的他一定很思念外婆吧。
後來,外公便開始了一個人的生活,雖然家人們都經常去探望,但是仍然能感受到他渴望與我們多一點時間相處的心情。
剛開始幾年外公依然很健談,看得出精神很好,喜歡和我媽聊國家大事,看到我和弟弟時也很開心,總是催促著我們何時結婚。
過了幾年外公身體行動越來越不方便了,必須一直坐著輪椅,二十四小時有人照料,記憶力也不像以前那麼的好。我結婚前夕和之後,和老婆一起去探望外公,向他老人家報告說:「阿公,我結婚了喔,這是惠之。」外公看了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勉強還能叫出我的名字,我知道外公不一定了解我在說什麼,但我也知道他看到我們就會很開心。
後來幾次,我去看他時,他的身子和記憶力越來越不復以往,每每看到我時,還總是問我結婚了沒?
當坐在輪椅上的外公,每次要目送我們離開時,都可以看到他因為捨不得我們離去而眼中泛著淚光,聽到他顫抖著說再見的聲音,心中滿是不捨。
這時候的外公,早已不再是有架子的大老闆,而是一位和藹可親,渴望和家人相處的老人家。
前些日子再去探望他,他笑笑地望著我,已經想不起我的名字了,卻用肯定的語氣說:「這是阮孫。」

那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外公。

人生短短數十載,他老人家來到這個世界九十七個年頭,給了我們許多珍貴的禮物,時間到了,現在又必須回到天上了。
我知道有生就有離別,但心中依舊止不住悲傷。

阿公,我想念你。
I Miss Y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