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西周年間的青銅器,是潘達于女士捐給上海博物館的。要是有人捐給我,給我女兒洗澡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