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寧

名人認證
2015年11月23日 0:02

雪,還在下。漢唐的雪也這樣吧?只昭君出塞時的雪花,當與今日塞北京城的不同啊。那時,鵝毛漫天飛,天冷心更冷,滿目烏鴉!還有李白,雪花酒上滅,頓覺夜寒無!大唐供暖讓詩人穿越,彷彿紅泥火爐,也能四季如春,若坐酒吧。 雪,還在下,夜扣柴扉,有人優雅!可杜甫,八月秋高就慫啦……何時有月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