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工作是延續的,國家的利益,更是不可分割。總統為國努力,卻引來「適可而止」之譏?只能說:「萬方有錯、罪在朕躬」,總統堅持做總統該做的,其餘笑罵,留待百年之後。 暐瀚 2016-2-18 de 台北 http://t.cn/RG6ptW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