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問題問得好!】[贊啊]//@Professor-Kings:非常想請教,為啥現首選是C3-c1-b,而不能是C3-c2?
<回復>:這個問題很有代表性,恐怕很多人都在思考這個問題,都想知道答案!波浪理論實際上是一個測市系統,這就是他的魅力所在!也是運用之難度所在!
如果是事後數浪,波浪理論的運用價值與其他跟市系統一樣,都是事後諸葛亮。波浪理論核心構成是形態結構(空間定位與預測)、比例與時間(時間窗推演與假設選擇)。因此,運用波浪理論需要具備形態結構的甄別、理性的時空之技術錨定、時間與空間的共振關係。因此必須解決以下幾個重要問題:
1. 格局非常重要。重要周期的時空共振技術目標錨定,是波浪結構首選定位及未來假設的必要前提。而這一點做到減少失誤率,必須進行全球市場間的共振分析,必須與經濟基本面進行共振分析,這樣中長周期時空節點的技術錨定才有可靠性。
2.形態、結構、浪形演繹,需要充分必要條件的驅動支撐才能兌現形成。純粹的波浪理論研究,你首選假設的失誤率會很高。如果你能將不同波段、級別的趨勢假設,與基本面宏觀事件驅動,融為一體,則兌現的概率就變得非常高。所以,波浪理論推演不是幻想與空想,需要對全球經濟基本面、宏觀貨幣政策、指標性市場等進行深入、長期的跟蹤分析,才能對未來的波浪結構「心裏有底」。
3.充分假設、逐步演繹、條件限制是東方分析研判市場的三大原則,實際上每一條原則都有哲學原理支撐。市場分析預測實際上就是邏輯推演、判斷,而邏輯結論能夠正確必須是前提條件是充分而必要的。因此需要充分假設(並分出首選、次選與三選等),並根據市場演進的驅動條件改變、驗證,來調整對不同方案的次序變更,就像戰爭中針對戰場狀況變化而採取不同的預設戰鬥方案一樣。
市場實際運行中一些中短期的「偶然」事件條件會出現,這是正常的,根據其影響力及驅動時間,會局部改變或選擇局部的具體結構,也就是【中長期路線圖】只能是一個規劃,而具體行情走勢是需要尊重市場的選擇、跟市演繹的。
書歸正傳。為啥現在首選C3-c1-b假設?一是此前下跌的空間尺度太小,二是b可以穿頭,C3-c2不行。給自救主力一個拉升的「寬容」,也給自己的假設與局部策略選擇一個不尷尬的錨定,何樂而不為呢?b可高可低,多頭可以盡情的玩!但必須為自己的風險管理負責。三是神馬呢?為啥不首選另外一種結構假設呢?全球基本面+A股場內套牢籌碼等邏輯限定,在此不展開分析了。其實還有其他更獨門的依據,就不分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