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士英

名人認證
2016年8月24日 14:03

奧地利學派代表人物龐巴維克說過:「利率是一個國家文化水平的反映:一個民族的智力和道德越強大,其利率水平越低下」。這句話現在看是大有問題的,多國貨幣負利率及債券負收益,正折射出當今經濟政策的智力低下和全球印鈔文化的無底限。或許,利率高低只是階段性現象,但它最好適應于當時的經濟增長狀況,不高不低為相對成熟,過高是粗放經濟並伴隨通貨膨脹,過低是道德墮落並伴隨道貨緊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