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幣有序貶值面臨挑戰》
【點評】人民幣的貶值速度超過所有人想象,不懸崖勒馬,有崩潰之幼!
為保護國內殭屍企業不破產+房地產等企業借人民幣還美元貸款,今年央行放行大量新增貸款,同時為了某些複雜的動機允許樓市泡沫崛起……好端端的一個人民幣優勢,如今卻被美元佔盡風頭!
可以說美國的長波周期戰略已接近成功===通過QE、低息、放水在全球鼓泡,然後進行戰略收割!現在全球其他央行繼續寬鬆,美國通過加息、以及未來的縮表提升美元迴流進程,在國內外市場高位兌現!
中國最終還是進入美國的圈套,如果我們不能緊隨美國的緊縮進程,則人民幣會跌破重要的7.3市場心理底線而崩潰!
如果屆時再想起來收水、加息緊縮,則國內樓市、股市及整體市場就會崩潰!
懸崖勒馬吧,逐步短期工具收水,改變貨幣政策預期,踩緊美聯儲加息縮表的腳步,暫時經濟受苦、泡沫消解是必須的。一意孤行對抗規律,只能悔恨千秋萬年!
——————————————————————————————
道瓊斯11月25日消息,隨著投資者在境外做空人民幣的頭寸越來越多,中國正面臨一場保持人民幣有序貶值的戰鬥。
  最近幾天,在岸和香港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的價差一直在擴大。周三,匯差達到了0.0333,是自10月初(除美國大選翌日)以來的最大價差,不過匯差在周四略有縮窄。(截至發稿,中國央行再次調低人民幣中間價,1美元報人民幣6.9168元。)
  中國嚴格限制在岸市場人民幣的交易,但在香港能更自由地買賣人民幣。但在岸和離岸市場的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往往大體一致。
  匯差擴大已讓政府「漸進漸貶」的戰略變得複雜化。在岸和香港的離岸人民幣市場往往相互影響。此外,離岸市場人民幣走軟可能會促使更多中國企業和個人(在岸市場的主要支柱)尋求將其所持貨幣兌換成美元,這可能會增加在岸人民幣的下行壓力。
  特朗普(Donald Trump)意外勝選引發了美元飆升和新興市場貨幣的大幅貶值,此後人民幣下跌步伐也加快。今年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已下跌6.2%,超過三分之一的跌幅是在過去兩周發生的,周四人民幣觸及1美元兌人民幣6.9152元,
  新加坡路博邁(Neuberger Berman)高級投資組合經理Prashant Singh表示,中國央行可能通過干預來支撐人民幣匯率,但他預計人民幣還將進一步貶值,因為全球貿易前景黯淡,而且美中兩國的經濟軌跡南轅北轍。
  Singh指出,央行主導的市場干預通常都是暫時性的,基本面因素仍指向人民幣走軟。
  交易員稱,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跌至八年來最低水平之後,一些國有銀行過去一周已賣出美元以支撐人民幣。
  分析師稱,近幾日,中國央行下調人民幣中間價的幅度要高於美元兌其他全球貨幣強勁上漲的幅度,暗示央行希望避免人民幣急劇下滑。人民幣兌美元跌幅不及最近日圓、歐元和韓圓等其他貨幣的跌幅。
  今年早些時候,在岸市場和離岸市場人民幣匯差也曾擴大,當時中國央行指導國有銀行在離岸市場買入大量人民幣,使隔夜借款成本上升至很高的水平,讓投資者實際上無法做空人民幣。
  不過這一次,香港的短期隔夜借款成本一直保持在分析師認為正常的水平,表明離岸市場幾乎沒有受到干預。
  分析師稱,可能會限制中國大舉干預能力的一個因素是外匯儲備縮水。中國的外匯儲備餘額上月減少至3.12萬億美元,依然是全球最大,但卻是2011年以來的最低水平。2014年6月份外匯儲備餘額則達到4萬億美元。
  包括著名經濟學家余永定在內的一些中國分析師現正敦促央行採取更為靈活的匯率制度,以幫助人民幣匯率真正達到市場水平。
  他們說,市場干預的成本已經變得太高,且可能加劇資本外逃。他們呼籲中國政府在特朗普明年1月份就職之前採取措施:特朗普已承諾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並對中國商品徵收高額關稅。
  余永定在本周發表于官方媒體上的一篇文章中寫道,資本管控是最後一道防線,因此無需對短期內的人民幣貶值過度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