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豐慧

名人認證
2017年9月30日 9:19

#慧眼財經# 【美國經濟開始惠及偏低階層的啟示】
特朗普之所以能夠當選總統,有事後諸葛亮分析是必然結果。這個話語在競選期間,貌似希拉里要鐵板釘釘獲勝的情況下是不可思議、不可理喻的。而今天再回過頭思考反思,特朗普當選總統似乎有一定的必然性與合理性。

特朗普當選總統是美國階層矛盾對立激化的必然產物。主要表現在,美國精英階層與普通民眾階層的對立加劇。精英階層主導著美國政治經濟,過去在經濟方面還能惠及國內百姓,而如今精英階層在全球化格局下,把企業經營放在海外,雖然發展很快,但美國國內民眾基本沒有得到實惠,全部進入精英階層腰包包括對美國國內就業基本沒有帶來貢獻。國內基礎設施的荒廢落後,退伍老兵的安置上差強人意等等,特朗普正好擊中這些軟肋,針對這些痛點猛烈出擊,最終迎合了選民,取得了勝利。

美國社會制度也具有很強的自我修復能力,經濟分配機制這幾年也開始大力度自我糾偏,並取得了一定成效。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最新調查結果顯示,美國經濟復甦開始惠及偏低收入階層。美聯儲2017年9月27日在調查報告中說:「2013年至2016年,各收入階層家庭的平均實際收入都實現增長,逆轉2010年至2013年的趨勢。那時,除最富階層外,所有階層的收入要麼減少、要麼停滯。」

同時,美國整體特別是個人財富快速增加。美國人均凈金融資產超過瑞士全球居首。美聯儲報告顯示,美國人均凈金融資產為17.7萬歐元,瑞士人均凈金融資產17.58萬歐元。德國人的人均凈金融資產基本未變,約為人均5萬歐元。

這就意味著,中國早就提出的經濟發展成果要讓人民共同享受到,在美國也開始逐步實現了。從社會公平上說,收入分配差距過大是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之一,收入分配差距縮小對於社會穩定大有裨益。

我重點要從經濟意義上談談美國經濟復甦開始惠及偏低收入階層的巨大意義。收入和財富不平等的水平居高不下或影響消費活力,最終制約經濟發展。這是許多國家在人均國民收入達到一定水平后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之一。因為財富都進入富人腰包,而富人應有盡有,消費意願非常低,通常具有更高的儲蓄意願。這將對經濟的根本動力形成較大殺傷力。

財富分配過度公平會扼殺效率,對經濟不利,而貧富差距過大雖然有效率但卻會發生上述情況。在一次分配、二次分配中適度兼顧公平,特別是在資本與勞動力要素分配中兼顧勞動力要素,對經濟增長是根本性的永恆動力。中低收入階層與富人相比較消費意願與傾向更強,消費這駕馬車歸根結底要靠這個階層,這就決定了這個階層的收入必須有保證。

美國經濟能夠保持這麼長時間的興旺發達,一個秘密是勞動在分配中的比例始終在三分之二強,即70%。這也就決定了美國經濟動力中,消費動力始終在70%以上。

另一個值得重視的是,美國高素質勞動力在財富分配中始終高於低素質勞動力群體。美聯儲最新報告也顯示出這一秘密:從學歷程度看,大學文憑依然能夠實現9.2萬美元的收入中值,比一家之主沒有高中文憑的家庭收入中值多6.6萬美元。這些都對發展中的新興市場體國家啟發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