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豐慧

名人認證
2017年11月10日 7:01

#慧眼財經# 【這才叫富可敵國!蓋茨、貝索斯、巴菲特三人資產抵過一半美國人總和】美國最富有的三個人:貝索斯、蓋茨和巴菲特總財富超過2600億美元,等於美國底層一半人口的財富總和,相當於1.6億人或6300萬個家庭。美國財富和權力的集中程度已經接近20世紀初「鍍金時代」的極端水平。
華盛頓智庫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近日發表了《「生而有幸」為富人》(Billionaire Bonanza,此處為意譯)的年度報告,發現美國最富有三個人:貝索斯、蓋茨和巴菲特的財富,等於美國底層一半人口的財富總和,即超過了1.6億人次或6300萬個家庭。
福布斯實時榜單顯示,貝索斯的個人財富現為947億美元,蓋茨為893億美元,巴菲特為788億美元,總和超過了2600億美元。
據福布斯400富豪榜,美國最富有的25個億萬富翁總財富超過1萬億美元,等於美國56%的人口財富總和,即超過了1.78億人次或7000萬個家庭。
整體400位富豪的總財富為2.68萬億美元,等於美國64%的人口財富總和(即2.04億人),不僅超過了英國的GDP,比加拿大和墨西哥加在一起的人口還多。相比之下,美國家庭凈財富的中位數是8萬美元(不包括汽車),400位富豪的總財富相當於3400萬個典型的美國中產家庭。
今年能入榜福布斯400的門檻創紀錄新高20億美元,大漲18%。1982年剛啟動該項評比時「打榜」門檻是7500萬美元,相當於現在的1.89億美元,在35年裡翻了十倍。
與此同時,美國最底層19%的家庭陷入財務困境,被稱為「溺水家庭」(underwater household),即家庭凈財富為零甚至是負數。這種現象在少數族裔更常見,有14%的白人家庭劃歸此類,在非裔和拉丁裔中的比例分別翻倍至30%和
這些基本沒有儲蓄的特貧家庭面臨巨大壓力,一旦遭遇失業、生病、離婚或車禍等意外事故,就只能在生死線上掙扎。中低收入家庭都是有一些財富,但通常沒有現金等隨時可用的流動性資產。報告發現,超過60%的美國人表示拿不出500美元的應急開支。
報告作者、經濟學家Chuck Collins和Josh Hoxie指出,美國的財富和權力集中程度過於極端,這不過是經濟問題,儼然是一場道德危機。美國正在步入著有《二十一世紀資本論》的法國經濟學家Thomas Piketty定義的「世襲貴族社會」,億萬富翁精英階層與普通人的生活持續分離。
瑞銀UBS與普華永道合作在10月推出了類似的報告,發現全球億萬富翁的總財富自去年增加近20%,至6萬億美元,相當於英國GDP的兩倍。目前全球共有1542位以美元定義的億萬富翁,其中145人是從千萬富翁最新晉級。
瑞信全球最高凈值客戶業務主管Josef Stadler表示,全球財富的集中程度不亞於19世紀末、20世紀初葉的美國鍍金時代。當時伴隨快速工業化和大量歐洲資本的湧入,美國巨額財富被金融系的摩根、鐵路系的范德堡、鋼鐵系的卡內基、房地產與皮毛貿易的阿斯特等少數家族把持。目前,歷史上的第二個鍍金時代即將邁入第三年。
事實上,巨富人群也感到了壓力。英國《衛報》稱,富人們非常擔心社會因財富分化嚴重而形成反噬。鍍金時代後期,巨富家族被稱為「強盜式資本家」(robber barons),羅斯福總統在1901年上台後鐵腕分拆寡頭企業。美國也步入了「進步時代」,掀起了廣泛的社會運動和政治改革。
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的研報警告稱,美國正站在歷史拐點,富人的財富升值靠成立公司和投資增值,越來越多的海外避稅天堂和合法信託,令隱藏資產比以往任何時候更為廣泛,而普通人的工資停滯不前、儲蓄不斷減少。
驚人的財富不平等現象會加劇種族和階層的分化、削弱社會凝聚力、動搖經濟的穩定與根基。這也正是億萬富翁達里奧和巴菲特所關心的。巴菲特曾在6月接受美國公共電視網PBS採訪時表示,財富難以置信地集中在少數極端富有的人手中,這是真正的問題。達里奧發表多篇博文論述這一問題,還被另一名大佬批評「不務正業」。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在10月警告稱,西方政府應強迫1%的最富人群多繳稅,以期減少財富分配不平等的程度。Institute for Policy Studies也建議,特朗普稅改80%的福利會流向最富的1%人口,無助於減少美國社會分化。需要對最富有的家庭徵稅,再用這筆收入來擴大整體經濟的財富機會。例如可以增加資本利得的稅率、降低需繳納遺產稅的門檻等,都與特朗普稅改背道而馳。
英國《衛報》還發現,少數族裔與白人的特貧家庭比例明顯分野,在美國最富400人中也有同樣現象。福布斯400富豪榜只有兩名非裔美國人上榜,分別是「女性楷模」奧普拉(排名264位)和科技投資者Robert Smith(226位),只有5名拉丁裔上榜,前25位最富美國人全是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