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豐慧

名人認證
2017年11月25日 15:00

#財經v峰會# 【看到央行官員盛松成再駁黃奇帆外儲綁架央行論最大感想是,現有金融監管官員已經思想僵化、權力硬化、利益固化、知識舊化】本人1980年參加體制內金融工作,那時盛還在上學,我目睹了整個中國經濟金融改革演變的全程,對此還是有發言權的。傳統金融監管的現有官員的知識儲備都是在舊體制下的傳統金融經濟理論以及工作實踐。對於基於互聯網、移動互聯網、大數據、雲計算、人工智慧、區塊鏈技術下的科技金融、互聯網金融等新金融幾乎沒有一點工作實踐,理論知識、操作過程全部是空白的。加上,在體制內整天勾心鬥角、爭權奪利,唯上唯官唯利唯權力,就是不唯創新,對新金融一無所知。最終結果是以擔心發生系統性風險這個最大的偽命題為由,一律全部、一刀切叫停,一了百了,最為省事。把全球最具活力的新經濟新金融,把中國唯一能在全球最領先的創新徹底扼殺了!當然,在官帽與黑金利益面前,創新一文不值!
還是此前我文中的話語:一個問題雖然比較尖銳,但必須提出來。現有的一行三會幾乎所有監管人員都是傳統金融領域的,傳統金融思維已經根深蒂固,讓這幫子監管人員來保護支持新金融,支持金融創新已經是不可能的了。最擔心中國已經形成的良好金融創新環境與在世界處在前列的金融創新、新金融好勢頭,毀在這幫子守舊的傳統金融監管人手裡。
以下是盛松成的觀點:近期有聲音提出,中國因央行獨自管理外儲,造成「外匯占款綁架貨幣政策」的現象,基礎貨幣擴大,M2不斷增加,引起物價和資產價格上漲,同時,外儲收益也不高。因此外儲管理體制可以考慮「兩元架構」,即由財政部和央行共同管理,以避免通貨膨脹和金融亂象。
盛松成認為,這一分析看似邏輯清晰,但實際上,對我國基礎貨幣創造渠道和貨幣政策存在很大誤解。
從貨幣創造機制看外匯占款的影響
盛松成指出,問題的關鍵在於中央銀行的貨幣政策立場,要害並不在於外匯占款多還是少,而是國家是否利用貨幣政策調節經濟。
中央銀行對基礎貨幣具有主動調節的能力。中國外匯儲備從加入WTO開始的這十幾年不斷增加,到2014年6月達到3.99萬億美元的峰值,而人民銀行通過央票的發行,部分抵消了外匯占款增加對基礎貨幣和貨幣供應的影響。「一方面,投放貨幣是央行購買外匯的結果,如果不這樣做,當時的人民幣匯率很可能會大幅飆升,對經濟的影響會很大。我國現在是全世界最大的貿易進出口國,之所以能維持較高的國際貿易份額,與當時我們不放任人民幣升值是有關係的。如果放任不管,外匯占款不會那麼增加,但是經濟允許我們這樣做嗎?不允許。所以不能說外匯占款綁架貨幣政策,實際是貨幣政策為國家經濟穩定、經濟發展服務的。當時我們持續購買外匯,是為了維護匯率穩定。另一方面,貨幣發出去了,要想辦法把它收回來,比如向商業銀行發行央行票據。」
請盛松成要明白一點是,回籠被動發行的貨幣工具,主要是不斷提高存款準備金率,這就是周小川的池子論。結果是嚴重扭曲了存款準備金率。高達20%多存款準備金率,世界都沒有的。#余豐慧的股市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