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你現在變得高冷了?」 「因為做逗比太容易受傷。」 「為什麼做逗比就容易受傷?」 「因為你總笑,他們就認為怎麼傷你都無所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