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始終相信,在這個世界上,一定有另一個自己,在做著我不敢做的事,在過著我想過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