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一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聊天,她對生活感到麻木,十分悲觀地認為自己這輩子也就這樣了。我批評了這種錯誤的想法,20歲的時候我也曾有過同樣的想法,直到後來30歲才知道人生可以更糟糕的,哪有 『這輩子也就這樣了』 這麼好的事情啊。」 (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