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每當我生病,母親都會為我沖一杯咖啡,她溫柔地說:「外國人都喝這個的。」幼小的我總害怕咖啡,酸甜苦澀交錯。如今我走遍米蘿、上島、星巴克都找不到小時候喝的那個味道,直到那天我喝了一杯板藍根…… (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