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你知道了許多真實、虛假的東西,就沒有那麼多酸情了。你越來越沉默,越來越不想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