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就像不停在用的鉛筆,開始很尖,但慢慢的就磨得圓滑了。不過,太過圓滑也不好,那就意味著差不多挨削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