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初,我們揣著糊塗裝明白。後來,我們揣著明白裝糊塗。並不是我們願意活得不明不白。只是,好多事情,一用力,就會拆穿,一拆穿,就會失去。成人的世界,總是這麼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