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5日 20:00

二丫明天就要去縣裡打工了,翠花也愛上了隔壁在鎮上搞建築的冷血,她說他有理想,說他承諾會帶她去城裡追夢.如今這是我們最後的一次歡聚,啤酒度數不高卻醉人心,煙霧也顯得這麼迷離,但為什麼我抬起頭依然會想流淚,可能這就是青春不再的感覺,畢竟我們都不再純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