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之前在墨西哥街頭遊盪,瘦骨嶙峋,幸運的是有好心人給了它一個新家,也給了它幸福的二次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