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這些年輕人,就是把錢看得太重了!」老爹批評我,「放桌上也不拿東西壓風吹跑了怎麼辦?」(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