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過得太閑,才有時間執著在無意義的事情上,才有時間無病呻吟所謂痛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