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黨的夏天才叫夏天,漫長得讓人失去耐性的暑假,蟬聲里追偶像劇,空調房裡吃西瓜,跟喜歡的男孩子約去圖書館里自修,然後趴在桌子上睡著。從泳池裡爬起,一身漂白粉的味道地回家去,猜今晚大概是吃鹽水毛豆。時光拖得跟樹蔭一樣深遠。而大人的七八月,只能叫「天很熱的那些日子」。(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