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去鄉下二姨家玩時大概七八歲,處處表現出一個城市girl的冷艷,看到灶台上一大盆玉米和土豆熬的糊糊,我就舀了一勺喝了,覺得很好喝,但是為了裝逼,我故作不屑的樣子,念了一句電視劇裏面養尊處優大老爺的台詞:「哼!簡直是給豬吃的!」在旁邊的二姨緘默了幾秒后說:「這就是餵豬的……」(via廢柴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