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只懂流血卻為你流了淚的人,是肝膽相照的朋友;一個只知流淚卻為你流了血的人,是相濡以沫的愛人。這個世上,能為你留到最後的人是最少的,更是最好的。人在落魄時才能看清,誰潑的是盆盆冷水,誰捧的是顆顆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