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歡向沒有知識但是聰明的人學習,他們那一套不講理,令人難堪,但往往行得通。受過教育的女人事事講風度,連唯一的武器都失掉,任由社會宰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