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正能跟我玩在一起的有兩種人,一種是能忍受我發神經病的人,一種是和我一樣神經病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