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這些挖空心思、想要為體內秘密流淌的文學之流尋找源泉的早年追憶,卻多少有點無法解釋,在一個貧瘠乏味、整齊劃一的矩陣里,為何是這一個,而不是其他的編碼錯亂了,想要成為一個火箭,去往自由而無助的太空?——郭玉潔《眾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