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平教授說:「世界各國律師是一個國家政治、民主的櫥窗,如果律師都膽戰心驚、人人自危,那民眾怎麼辦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