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 我們永遠都無法理解它們的腦迴路[攤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