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不知道順其自然有多自然,但知道現實有多現實。 ​